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www.lw-88.com   面对这饱含怒意的一鞭,秦安微微侧身错了开去。

  对于苏溪,秦安并没有与其为敌的意思,更何况那日的争执本就是一场误会,而且争执到最后还是苏溪吃了扁。

  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秦安自然不会在意,亦不会因此去与苏溪结怨,所以面对苏溪的攻击,秦安首要想的还是化干戈为玉帛。

  苏溪并不是严律那等无事生非之人,为了一丁点小事结怨,在秦安看来完全不值得。

  倘若苏溪真是无事生非,那么他也必然不会客气。

  “你躲什么?一个大男人,连我这个小女子都怕吗?”

  看到秦安一上来就避开她的攻击,苏溪美目现出一抹鄙夷,当然,她这一抹鄙夷,更多的是想要激将秦安与她交手。

  但她还是低估了秦安的心性,面对她的讥讽,秦安并没有立刻变色还击,反而依旧是一脸平静,平静的苏溪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  “咦?”

  见如此激将秦安都没有过激反应,苏溪眼中疑惑陡生。

  在她想来,这样的激将法应该非常管用才是。

  曾几何时,她就见过许多被类似激将法激得面红耳赤的学员,最后一腔怒火选择还击。

  “怎么到我这里就不灵验了呢?”

  苏溪满是错愕和不解。

  虽然她并不赞赏那种一激就怒的鲁莽,反而还觉得那样的心性有些无脑,但即便内心这么认为,她还是非常想看到秦安被激怒的场景。

  但这一次,她注定要失望了。

  面对她的讥讽,秦安的脸上除去平静还是平静,就好像根本没听到她讲的话一样。

  “难道是这家伙脸皮太厚吗?”

  想起那日秦安看她身子毫不避讳的样子,苏溪觉得眼下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得通。

  唰!唰!

  想不通的苏溪连连挥动九节筋鞭,但每一次都被秦安堪堪错开。

  秦安仿佛能看穿她鞭端的落点,每一次都能恰而又好地躲开,最让苏溪诧异的是,秦安每次与九节筋鞭错开的距离都大致相同。

  “你这家伙,干脆给自己安个壳算了,这缩头缩脑的样子,简直就是一个人形乌龟!”

  一番挥动后,九节筋鞭不仅没有击中秦安,反而自己额前细汗不断,郁结无比的苏溪再度讥讽道。

  这一次,讥讽完毕后苏溪也不再挥舞手中的鞭子,反而是一手持鞭一手叉腰与秦安对峙着。

  似乎她也知道,打是不可能打中的,这家伙身法出奇的好,除非等秦安主动出手,否则她一时间还真奈何不得对方。

  看到苏溪单手叉腰一脸鄙夷的样子,秦安露出一丝玩味笑容,争执那日他就看出来这是一个直性子女子,现在看来,直得可不仅仅是性子,这脾气也是同样的火辣。

  不过苏溪的容貌可真不是盖的,即便是单手叉腰的不雅之姿,也丝毫没有泼女的样子,反而还有几分别样的可爱。

  “壳我是不可能安的,不过你若继续纠缠的话,我可就不客气了!”

  秦安略带玩味的说道,说完竟然学着苏溪,也单手叉了个腰。

  唰!

  苏溪看到这一幕,俏白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。

  这家伙,分明是在以实际行为嘲讽她啊。

  “不客气?我倒是想看看,你怎么个不客气法?”

  愠怒的苏溪冷喝一声,旋即身姿轻灵地向秦安突袭而去。

  那日在山脉中起争执时,她就察觉到了秦安的修为,一个武王境学员,居然要对她不客气,苏溪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。

  她武皇九重修为,放眼整个七峰也没几人敢小觑,而现在,秦安一介武王,居然要对她不客气?

  苏溪心里那个气啊,恨不得将秦安按在地上狠狠摩擦。

  而面对再次冲来的苏溪,秦安目光也是微微一凝。

  这一次,面对攻至面前的九节筋鞭,秦安没有再避开的意思,反而沿用了上一次的老套路,在鞭端即将落下时不退反进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度将苏溪的鞭子一端抓在了手中。

  “什么?”

  看到再次落入秦安手中的鞭端,苏溪彻底傻眼了。

  相同的错误,她居然犯了两回?

  不,这绝不是她的失误,而是对面这个家伙,早已摸透了她鞭子攻击的轨迹。

  “不,这绝不可能!”

  苏溪内心一阵挫败,九节筋鞭可是她最擅长的法器,在祭运真元的情况下,还从来没有人能以肉掌接下她的鞭子。

  看着对面的秦安,苏溪有些发怔。

  如果不是她的失误,那么只有一点可以解释,那就是对面这个家伙,对她所擅长的鞭道太精炼了,精炼到单单以肉身之力就能破掉她的招数。

  苏溪怔神,秦安可没有。

  在苏溪陷入遐想之际,秦安握着九节筋鞭的另一段猛地一抖,一道真元沿着鞭身袭了过去,察觉到这一击的苏溪飞快回神,但终究还是慢了半拍,当她祭运真元去挡的时候,秦安的刚猛真元已经袭至面前,而且恰到好处地击破她的真元屏障,反震的力道,也令苏溪一个踉跄朝后甩去。

  “??!”

  尖叫声骤然响起,看到后仰摔向地面的苏溪,秦安太虚一纵,直接拉着九节筋鞭拦在了苏溪身后,止住苏溪后摔之势的同时,秦安太虚步再度施展,就像环绕太阳的一颗星辰一样,围绕着苏溪连番纵行。

  唰!

  当秦安身形顿下之时,已经来到了苏溪身后,半弓着身,一只手隔着九节筋鞭托住了后摔的苏溪。

  一个半弓身,一个后仰娇躯,二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动,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一般,场中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  至于那条九节筋鞭,早已被秦安原封不动的缠回了苏溪的腰’肢,九节筋鞭被苏溪抽出之前是怎么缠在腰间的,此刻秦安就是怎么缠回去的,而且打的结也许之前如出一辙。

  感受到身后的托力,苏溪下意识瞄向了自己的腰’肢,当看到九节筋鞭被原位缠回来时,她的一双美眸瞪得溜圆,已经不知该怎么形容秦安的变态了。

  如果她是站着挨打的话,九节鞭被秦安归回原位不算什么,但刚刚她一直都在出手,只是微微一怔的工夫,局面就彻底扭转了。

  本来她还想让秦安出出丑,却没有想到,最后出糗的又是自己。

  不过当苏溪察觉到秦安是隔着九节鞭托着自己时,美目中的怒意淡了许多,反而俏脸上却爬满了红晕。

  如果对方是一个登徒子的话,为什么不直接托她的腰?

  苏溪呆滞地想着,甚至都忘了直起身来,当她被一股托力扶正身位时,再回首,秦安早已不见了踪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