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www.lw-88.com   “那你准备怎么做?还有几天可就要去北高丽了。他的事情,我打算往后拖拖再办?!蔽叶俗挪枵刀猿籽蛩?。

  “不,这件事你不用管。这几天专心准备出国的事情就行。邦迪那边,我会另外安排人手去帮他解决问题?!背籽蜃轿疑肀?,递了一支烟给我说道。听他这么一说,我就在开始琢磨,要不要待会先回去拿了邦迪那一亿人民币再说。不然这事儿楚白羊去办了,我可就啥好处都落不着。

  “你在琢磨啥呢?眼珠子转得比轱辘还快!”见我没吱声,楚白羊看了看我然后问道。

  “啊,没琢磨啥!”闻言我急忙将思绪收了回来。

  “那个,成交!过两天就送你回去,拿回本该是你的东西!”打楚白羊那回去,我找到了被红娘子关押在地下室里的邦迪。

  “真的?噢,我就说你不会见死不救的。那不符合你们的传统美德?!卑畹衔叛约泵ι锨案椅兆攀炙档?。

  “所以,现在是不是应该转账了?”我对他耸耸肩说道。

  “先转一半怎么样?剩下的等我拿回了...喂,你别走啊,转账,马上就转!”见我转身就走,邦迪急忙追了上来。

  “邦迪先生吗?我们是来?;つ愕?。现在请你跟我们一起去一个安全的地方,明天会有专人专机护送你返回国内?!蓖砩显谖壹页怨送矸?,楚白羊亲自带队前来迎接邦迪??囱?,似乎他已经得到了上级的允许。

  “唉?喂,你不是说你护送我的吗?怎么换人了?”被几个人牢牢护在当中朝车上走去,走到车前的时候邦迪忽然回头冲我喊了起来。这个时候他似乎明白过来,自己可能是被忽悠了。

  “快上车吧,有这么多人?;つ?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!”我上前将他塞进了车里,然后把门一关说道。

  “总算把他送走了!回去,睡觉!”伸手摸了摸一直装在我上衣口袋的卡,我伸了个懒腰惬意的朝庄园里走去。

  “这是A点,这是B点,这是C点,这里是D点。你们四人到时候主要防御的就是这四片区域。记住了,不管是什么人,都不允许越过你们接近到首长。你们四个就是他的最后一道屏障,大家都听明白了吧?”接下来的几天,我都没有去公司。而是被带到了一个训练基地,由专门的教官对我们进行突击训练。所谓ABCD四个点,其实就是以楚连生为中心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。其中我担任突前,站A位。老桥和黄小夭分别护着两翼,站BC位。至于拖后的D位,则是由无名去站。这是最靠里的一道防线,也是最接近楚连生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  “还有一点就是,大家一定要记住,如果你们感觉到了威胁,不管有没有证据,第一件事情就是迅速去制服怀疑对象。哪怕你们的猜测是错误的都不要紧,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一点。不要到时候畏手畏脚,真的出了事情,谁都担待不起?!备涸鹋嘌滴颐堑慕坦偎档米疃嗟?,就是这番话。

  “明白!”我们齐声答应着。

  “祝大家任务顺利!”离开营地的时候,教官对我们敬了一个军礼。

  “紧张吗?”换上了统一的制服,我将略微有些长的头发也去剪短了一些。临到出发的时候,我提着繁星走在楚连生的前头。上了飞机,他见我面色严肃的样子,对我招招手问道。

  “不紧张是骗您的!”我想对他微笑一下,可是嘴角动了动却笑不出来。压力,从刚出发的那一刻起就笼罩在了我的身上。

  “没事,不用那么紧张,就当是跟团出去旅游的!”楚连生笑了笑,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示意我坐下道。

  “到了那边大家注意一件事,对于他们国家的领导人,不要随便开口评价。就算有人采访,对于他们领导人的称呼不要说先生,统一称呼为元帅!”机上其他的人已经参加过很多次这样的任务,所以需要注意的方面大家比我们更清楚?;蛐硎堑P牡绞焙虺霾碜?,陪在楚连生身边的翻译趁机叮嘱了我们一番。

  “他们的飞机前来护航了,我们已经进入了北高丽的领空!”飞机两侧各出现了两架战机,见我们张望,随行的同行低声对我们讲解着。又过半小时,飞机终于开始缓缓下降。舱门打开的那一刻,我下意识的抢先一步走到了门口。这几天的特训,已经让我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。只要楚连生开始移动,我就会抢先一步挡在他的前头。

  舷梯下铺设着长长的的红地毯,红地毯两边各站了几十个小学生。学生们的手里挥舞着鲜花和两国国旗,不停在那里高声喊着欢迎词。这一幕让我觉得有些熟悉,因为我国欢迎外宾的时候,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“砰??!”一声炮响,我下意识抓紧了手里的剑。

  “礼炮,别紧张!”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同行,从我身边经过,同时对我低声说了句。

  “请问...”接受了学生们的献花,楚连生刚打算往前走。忽然打人群中冲出来一个记者,他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话筒,笔直对着楚连生就要发问。这一刻我想起了教官的叮嘱,没等他说出第三个字,我上前别住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就将其摔倒在地,然后夺下了他手里的话筒拆掉了外头那层海绵。

  “这一段不要播,剪掉!”我按住那个记者的时候,耳朵里清楚的听到了一旁央视现场导播的声音。这种场合,名义上的现场直播,大多都会延迟个30秒。延迟的原因,就是为了处理这些突发状况!

  T酷匠(网Ou唯^q一《》正q版VU,@其Z他f`都是盗#o版0C(

  “我只是想采访...”拆掉了海绵的话筒被一个同行拿了过去,几个北高丽的特工此时也快步过来,将那个记者架出了人群。隐约间,我还能听到他的辩解声。现场的气氛冷了那么几秒,随后大家的脸上恢复了笑容。学生们继续喊起了欢迎词,对于这种事情,看样子大家都已经是习惯了!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