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www.lw-88.com   “怂啥?我们是人,他们难道就不是人了?还是说他们不知道疼是啥感觉,干就完了!”宋阳说道。

  “你们这是要干谁???”

  这时,从我们身后传来一道声音,很熟悉,一听就知道是武飞。

  大家伙都挺吃惊的,就问他你怎么来了。

  武飞反问我们他为啥不能来,我刚才听你们的意思,是要打架对不,记得到时候喊上我,要知道我也很喜欢打架的。

  要是真有武飞帮忙的话,我心里就踏实了,结果都用不着想,指定是大获全胜。

  我问他你是认真的不。武飞一笑,说那不然,你看我的样子,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?

  武飞的性格我了解,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。我说行,那我到时候通知你。后面我就加了他的微信,跟我们聊了一会儿,武飞就走了。

  这样一来,加上武飞我们正好十个人,还差十个。邓飞这时候就说话了,说他们班有个胖子贼能打,而且还抗揍,不妨就给他喊上试试。

  我说那感情好啊,不过你先问问人家同不同意再说,别来硬的,那样的话,就算来了,也毫无战斗力。

  邓飞说不能,那小子跟我关系挺铁,一直都认我做大哥。

  快上课的时候,我就让他们先回教室去了,自己一个人去高三找了一趟胡思耀和林昱廷。

  胡思耀一见到我,就知道了我的心思,还没等我开口呢,他就问我:“时间地点都定好了吧,却多少人手。”

  我呢,也就把我和孙勇订好的规矩给他说了一遍。胡思耀听了点点头,问我那你现在凑了几个了。

  我说加上我一共十个。胡思耀看了我一眼,说那九个不会是你那些兄弟吧,我说是啊。

  胡思耀砸了砸嘴,问我你那些兄弟能靠谱吗,看着都不怎么样,带着他们,你确定不会成为累赘?

  听胡思耀这么说他们,我打心里有点不爽。就拉下了脸色:“你怎么说话呢,什么就累赘了,你难道不知道有那么一句话吗,看人不能光看表面,眼睛看到的,都不一定就是真的。”

  胡思耀额了一声,说那好吧,剩下的人他来想办法,保证都是狠角色。给他道了个谢,我就回了教室。

  后面的一两天里,过得挺安稳的,上午调戏调戏顾熙雨,中午去看看王康,下午在跟李雪顾熙雨复习复习功课,最近连晚上都不闲着,总跟苏晴斗嘴皮子,不过我这人嘴厉害,回回都给她气的脸涨红,当然我也没讨到啥好便宜,身上被她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  周四那天晚上吧,我正看直播呢,聂晓倩主动跟我在QQ上说话了,问我现在有时候没,她要见我。

  我看了看时间有点无语,回她说都特么快半夜了,你见我干啥。

  她回我:姐姐我想你了,你就说你出不出来吧,有福利哦。

  说真的,在看到福利二字的时候,我多少有点心动了,毕竟这妞长得也确实不差,而且还挺会勾男人魂儿的。

  不过很快我就给了自己一嘴巴子,开始骂自己。

  许智决啊许智决,你说你都有李雪了,咋还不满足呢?

  想着,我就回她:不行,这么晚了我爸妈肯定不能让我出去,改天吧。

  她秒回:你想耍赖是吗?你忘了之前我们是怎么说得了?我啥时候叫你出来,你就必须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面前。

  妈的,咋还跟她说不通了呢?我挺来气,就给她发了个语气,口气不是很好。

  “我是答应你了,但你TM能不能考虑一下我啊,你以为我跟你一样,夜不归宿都没人管?”

  聂晓倩可能是被我激怒了,就问我你啥意思,你的意思是我就是个烂货呗,整天夜不归宿。

  我笑了,是冷笑,心想你以为自己是个好东西啊,头一回见面就强吻老子,装什么装。

  我回她:对,反正我就是这么感觉的。

  聂晓倩骂了我句你就是个混蛋,然后就下线了。

  我是得到了满足,笑了起来,而我却不知道,另一头,聂晓倩早已抱着被子哭成一塌糊涂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…王八蛋,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呢,你个混蛋!”

  翌日下午放学,我刚到家,就收到了冯靖琪发来的消息,她说她已经从乡下回来了,想约我出去见个面,还说要我请她吃饭。

  我说行啊,你在哪儿呢,我这就找你去。很快她就回我了,说她现在在林业路十字路口这边瞎逛呢,叫我到了给她打个电话就成。

  我给她回了个ok就打车找她去了。

  在一家两元店门口,我俩见面了。

  @!看¤正版。%章.节`k上z酷E匠网0r

  冯靖琪看到我之后还挺高兴的,笑嘻嘻的就走到了我跟前,问我这么久没见了,我想她不。

  我说想,这么久没见,你又漂亮了不少,感觉更有女人味了。

  冯靖琪一喜,就说是吗?你说说看,怎么就更有女人味了。

  我盯着她的胸口咳嗽了一声,说你最近应该长肉了吧。

  冯靖琪这傻丫头还没明白过来,就啊了一声,说没有啊,我最近很少吃肉的,你觉得我胖了?

  我没忍住,当场就笑喷了,说对,你确实胖了,只不过胖的恰到“好处”。

  她还是没听明白,一摆手说:“嗨,管它呢,胖就胖点吧。对了,说说你吧,你最近怎么样?”

  我说我啊,我还能怎么样啊,除了长得比以前帅了点,其他的也都还是老样子。

  冯靖琪噗嗤一笑,说不不不,你还有一点变化最大。我问她哪儿。她说我脸皮变得比以前更厚了。

  “……………”

  我俩在街上转悠了一会儿,就去了附近的一家餐厅。点好菜,冯靖琪就掏出手机,给我看她在乡下拍的各种自拍照,和风景照。

  翻着翻着,她就翻出了自己以前的一张自拍照,但没过一秒呢,她就迅速将手机抽了回来,脸色也开始不自然了。

  虽然只是一晃而过的功夫,但我却把那张照片牢牢的记下了。那张不是普通的自拍照,是她穿着兔女郎制服对着镜子拍的,丝袜,高跟鞋,而且还摆着特别撩人的姿势。

  在我印象里,冯靖琪可从来没穿过裙子,永远都是长裤,而且给人的感觉吧,就是那种社会大姐大。

  我贱贱的笑了几声后就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  “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特殊爱好啊。”

  冯靖琪整个脸都红到了耳根子,声音也开始不自然了:“你,你别乱说,那不是我。”

  “哦?不是你?既然不是你,你脸红个啥?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网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